Tag Archives: 武陵農場

武陵四秀

22 十月

去年,四月我,哥哥和一位來自紐西蘭的朋友(Warwick)騎摩托車到武陵農場挑戰武陵四秀。 我們禮拜四下午出發,剛好這幾天是去年最冷的天氣,連臺北算是冷(對英國人來說臺北的冬天平常不算冷!)我們第一天在武陵山莊過夜,以為這樣會比較舒服,能睡飽再煮爬山。但是我們沒想到三點就會受到一個Morning Call,停在我們房間旁邊的汽車防盜系統響個不停!氣死我了!我一直躺在床上想,沒關系大家都聽到,車主很快會把它關掉,最後六點時就放棄而起來。他們也醒來,我說“我都睡不著,怎么辦?今天一定沒精神”他們兩個笑著回答“那應該是另一個人在你的床上大聲打呼吧?”

我們的摩托車都結冰,不過我們吃完早餐喝完幾杯咖啡,太陽已經出來開始暖起來。 我之前從武陵農場爬到桃山山屋,這段路真的很陡,雖然只有4.5公里長但是要上去一千多公尺! 我不太擔心,今天我們有的是時間,不必爬太快,可以多休息。 步道上有很多指標,每一百公尺有一個,平常這讓我高興,可以看見你的步調,但是因為這里要走十五分鐘才走一百公尺我開始痛恨那些指標的侮辱!

天空一場的藍,今天風景特別好,我們轉身看武陵峽谷,很難相信我們在臺灣 (對別人來說,對我自己來說這就是臺灣,如果有一天我離開臺灣這就是我會記住臺灣的樣子) 我們繼續往上爬,到了中午,我們吃個泡面,休息一下曬太陽 (很可惜我的身體沒太陽能力那么厲害,不能把太陽的溫暖存起來晚一點再用!)

快到亮點的時候我們看得見山頂,很高興,但是風已經很大,開始感覺有一點冷,開始焦爐今天晚上到底會多么冷! 很快就走到山頂,看得到我最喜歡的云海忍不住拍是幾張照片! 到了上面,把外頭和手套穿上,很冷!鼻子一直留水因為風非常大! 我們拍了幾張照片然後躲在山坡看云海! 我們三個人躺在桃山的箭竹上是一個念念不忘的臺灣回憶,風吹在我的臉上,看著下面的云海,我忘了一切的煩惱,在那個小小的完美時刻一切平常生活瑣碎的事情統統不見。
美夢結束,噩夢要開始! 因為我們申請不到山屋的位置,只能在旁邊搭帳篷。 還不到六點,我們吃了晚餐,穿上全部的衣服還是一直發抖,實在太冷。 沒辦法,只好進帳篷里的睡袋。 一開始我覺得在睡袋里還好,可以接受但是到了12點我們都睡不著,只能躺在床上(地上)發抖! 到了差不多三點我開始想萬一我活不到明天! 這不是因為真的有可能,只是因為很無聊所以開始亂想! 我一直以為仍面臨死亡的時候會想人生大的問題,有沒有上帝?有沒有天堂/地獄?我們生活的目的是什么? 但是我沒有 (我知道我不是面臨死亡,但是如果你躺在那么冷的地方那么久,不知道你什么時候會再感覺到你的腳趾,更別說比較重要的地方,你也會開始亂想!)我只能想我有沒有鎖門?完蛋了我還沒寫功課! 紐卡斯隊到底會什么時候贏英超的冠軍?(其實我們都知道那是人生最大問題!)所以我開始想是不是每個人像我這樣?在飛機快要墜地的時候,大家是在想我還沒燙明天要穿的襯衫,我有沒關家里的燈? 六點左右太陽終于出來,我不能在這里再過一天! 但是我不敢跟他們說我要回去,怕他們很失望,也怕丟臉!我們從帳篷出來 Warwick馬上說他今天要回去,太冷! 我差一點跑去抱他!但是我忍住,還能裝酷,“好了,那這樣子我們應該一起回去吧,leave no man behind!" 哈哈!

我們吃完早餐去看山屋的人,和一個人聊天,然後他說“這里有很多空的位置,但是我們想你們已經打好帳篷,應該不要進來” 如果stu能感覺到他的手,我想他大概會打死了那個人! 從桃山山屋到池有山這段路很好玩,有很多繩子要拉上去。 我們爬得蠻快,超過幾個沒有背包的隊伍(他們請原住民幫他們背上去-他們很厲害,背著那么多東西還能趕上我們!)

我們到了山頂看見大霸尖山,看起來很不錯,希望有一天會在開放讓我們去挑戰。 走回武陵特別累,兩天都沒睡覺,快走不下去,很開心看到我的摩托車,但是站不住,只能躺在地上,最后一次看武陵的美麗藍天。

騎摩托車回去一點也不好玩,冷得要命! 再加上我們都快睡著了! 在平林停一下喝咖啡我看到Warwick的樣子很擔心他沒辦法繼續! 不過我們都安全的回到家了。那天晚上我很怕冷,以感覺到冷就跑去穿外套! 一個很好的經驗,下次會看天氣比較清楚! 哥哥的部落格在這里

廣告